盒子
文章目录
  1. 冬天
  2. 实习
  3. 笔戈科技
  4. 笔戈玩
  5. 简书 —— 笔戈 Web Team
  6. 第一次出省
  7. 第一次出国
  8. 魅玩帮
  9. 优秀员工
  10. Segmentfault —— 魅族科技开发团队
  11. 凌晨六点的东岸牌坊
  12. 危机感
  13. 魅玩帮 2.0
  14. 西山日薄的魅玩帮
  15. 成长
  16. 夏天

魅族的冬与夏

冬天

我在离职协议书上面,签下了名字。
犹如当年签订实习协议一样的字迹,不同的只是那份心情。

我坐在魅族大楼前面围绕着一颗树而摆成的弧形长椅子,喝了口小卖部买来的咖啡。
两年半之间,偶尔在午后偷得一丝慵懒,来到这里喝杯咖啡,感受着珠海的安静。

抬头45度,当年满载绿叶的树,已经被寒风吹散,只剩下枝与干。
我曾经幻想过很多次,会有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坐在我身旁,告诉我这棵树的名字和故事。

如此我的故事就会变得更具戏剧性,但现在我只能叫它「一棵树」。
一棵树先生,花开花落,经历过多少个珠海的冬与夏。
我两年半的魅族生涯,也被他看在眼里。

冬天

实习

2014 年的暑假过后,跟我一起在大学做了不少项目的死党糖水哥找到了深圳的实习。
他总是什么都比我快一步,也是从他话语中知道了珠海魅族下的笔戈科技在招「前端开发」。

同时,带我入坑前端开发以及给予我第一个实战机会的师兄,邀请我到他的公司工作。
在投简历的前两天,我去拜访以前实习的公司。因为那里是我成长过的地方,那时候公司不大,几个人,但是气氛很好。虽然短短的两个月,但是对这家公司的感情还是蛮深刻的。
师兄知道我正在找实习,就邀请我来一起干,让我负责主要的 NodeJS 和前端开发。
一时间,我下不了决定。一方面难以拒绝师兄的热情相邀,一方面又放不下自己准备良久的面试。我当时就实说了,正在准备面试一家公司,待我回去考虑过再给答复。
回去后,我思考了一个晚上,也用笔和纸列举了去两家公司的利与弊。
最终,我还是决定了先去魅族试一下。

我很感激师兄的邀请和对我的欣赏,但是那时候的我就一心想见识更多的人与事。
我记得跟他说了一句话:「我想试一下魅族」。
是的,我只投了一封简历,只投给了魅族笔戈科技。

很快就收到了面试官回复的邮件。大概内容就是很高兴收到简历,然后约定电话面试的时间。
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电话面试,以及一个面对面面试。
我终于收到了魅族的 Offer 邮件。

同时,还收到了总监盖文张的额外邮件,邮件内容主要介绍了魅族科技、笔戈科技、还有简单的个人简介,还扔了一大堆文献资料要我去阅读。最后还不忘布置一个家庭作业:一份关于我自身的全面社交账号列表,以及详细的自我简介,以及我未来想要做的事情。

从邮件的文字中,能深刻的感受盖文张对于每个成员负责的态度。
那时候我很高兴,能和一位如此有亲和力和有想法的人工作,那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所以,尽然我语文作文能力低弱,也是使劲的憋出了一篇2000字的感想。

笔戈科技

我记得第一次踏入魅族科技楼的一瞬间,看到一楼大厅的装横的那份感动。
就像那时候魅族设计出来的手机一样,那么的简洁,那么的灵动。

魅族一楼大厅

我在笔戈科技,所属于 Web 开发组,组内只有老大一个 NodeJS 开发,再加上包括我在内的三个前端实习生。
老大跟我说,你看这么多前端实习生,本来不打算再招前端实习生了,但是看到你以前做的项目蛮多的,就破例了。这句话,让我心里偷偷窃喜了好一段时间。

当时我们组主要是负责笔戈博客项目,以及一些营销导向型的短期项目。
笔戈博客是在 Ghost 的基础上构建的,修修补补源代码,加上了一些业务性的定制功能。
我记得那时候看 Ghost 的源码,因为不懂 Promise ,看的非常吃力。
Ghost 的前端部分使用的是 EmberJS,在2014年前端的 MVC 框架比较流行的是 AngularJS、EmberJS、BackboneJS。
构建项目的用的是 Grunt,CSS 部分的 sass、less 在当年也已经开始普及起来。
对于我一个只懂 jQuery、BootStrap 、以及前端三项基本功的实习生,掌握前端工程化技术是一项让人充满新鲜感与兴奋的挑战。

当时技术团队的人员配置很不平衡,一个后端对应三个前端,所以后端的工作强度很大,前端反而显得清闲。
不出半个月,一个午饭时分,老大跟我说:「你不是会 NodeJS 吗,要不尝试转后端?」
我思考了很久,大学立下的职业规划是成为一名出色的前端工程师。
但是要做好前端,首先是成为一名合格的软件工程师。我觉得是一次机会,所以就答应了,后面的两年的时间,工作上就绝大部分从事着后端开发。
随后我也感激我当时的选择,后端的工作能让我从不同的角度来了解软件开发。
在我转型不久,很快又来了一位 NodeJS 实习生。从现在来看,他也是我们组最后的一位实习生。

在笔戈科技,虽然有不同的职能组,但是那时候人还少,不同职能的大家都可以混在一起,而且管理上也十分的扁平化。我们使用很多优秀的工具来进行团队合作,例如 Teambition、Google Docs,还统一购买科学上网服务。

就像我在入职前写给盖文张对于笔戈的看法所描述的,笔戈科技就像魅族的一个特种部队,效率和敏捷性都很高。

笔戈玩

在入职直到 2014 年末之前,我都一直做着一些琐碎的事情,笔戈博客的维护,以及一些营销导向性的短期项目,就像内部的一个外包技术团队。
我想,如果那时候没有魅玩帮的立项,估计我半年之后就不会在魅族了。

就趋近于年末的时候,盖文张召集我们技术组开会,谈论一个新项目的想法。
要做一个魅族旗下推广型的平台,推广方向就是我们所从事的「智能硬件」方向。
这时候,一个智能硬件试玩网站的雏形诞生了,叫「笔戈玩」。

项目立项了,就要撸起袖子开始干了。
团队的主要技术栈是 NodeJS,我们需要一个能快速搭建项目的 NodeJS 企业级开发框架。
我们对比了 Meteor、Strongloop、SailsJS,最后被 SailsJS 清晰的 MVC 分层所吸引,选择了 SailsJS 框架来开发。当然,框架的功能性,扩展性,和社区活跃度都是需要被考虑的,记得当年我写了一篇 《为什么使用 SailsJS》,现在看回去,有不少的东西可以补充。

就这样,一个老大带着四个实习生,三个 NodeJS,两个前端,从项目分析、概要设计、详细设计、数据库设计、再到编码实现,在农历年之前完成了「笔戈玩」的第一版本。
年后,由于之前对框架的不熟悉,导致产出的代码欠佳,然后重新推翻,再次重构。
又一个月的时间,发布了第一个内部测试版本。
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修复、运营准备,终于在 2015 年 5 月 21 日,「笔戈玩」正式上线。

简书 —— 笔戈 Web Team

在「笔戈玩」第一版本上线之后,我也迎来了我的毕业。

盖文张是很注重团队成员自身发展的,他也很鼓励我们多看书多涉猎,也建立了读书经费。
在我们办公室的角落,就有一个小小的书柜,都放满了大家要求买的书。
除了看书,多写作也是被鼓励的。
笔戈博客是我们部门的业余产出,写作就像笔戈不成形的团队文化,当时就在全部门内推行了这样的制度:每人每月定额产出文章,产出不奖励,不产出要罚钱。
产出的文章,经过筛选,会发表在笔戈博客。
我们写代码的人要求低一点,一个月一篇,写不出要罚 100 块,罚的钱,用来补贴部门经费。
我那时候的实习工资 2000 加上补贴,一个月不缺勤到手也就 2700。罚 100 块,是多么痛心的事情。
所以我们憋也要憋出来几个字。

如果我们写一些技术类的,倒是没那么痛苦。
可偏偏那时候我们技术老大说,尽量不要写技术类的。理由是笔戈博客的读者并不是技术向的。
其实对于我们这群纯理科生,是有点为难的。
我在笔戈的第一篇文章,是使劲憋出来的:《盘点国内的那些ROM》

之后我就在思考,有什么办法可以发挥我们的所长,并且符合这个制度。
我的想法是,我们团队应该是作为一个技术团队的名义来抛头露面,我们的产出可以是纯技术导向,我们把内容聚合起来,作为一个专题,或一个频道,或者其他什么样的形式。

正好笔戈当时也在简书上面发表文章,以增加曝光度。
我就回学校毕业之前,给盖文张发了一封邮件,把我对团队文化建设的构思路描述了一遍。
大概就是先从简书开始,建立一个「笔戈 Web Team」的专题,以笔戈的名义为依托,来给我们技术人提供练笔和展示的地方。
因为简书并不是纯粹的技术社区,受众并不多,我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写一点东西,而不怕被人鄙视水平不够。
待我们的水平和产出上来了,考虑转移更纯粹的技术社区,或者建立团队的技术博客。
我举例了 AlloyTeam,Taobao FED 这些大厂出名的博客。
同时还说明了这样做的好处,一是写作会逼迫我们思考和总结,对我们技术水平提升有明显的作用。二是可以打响名声,提高成员自豪感,提升凝聚力,同时也有助于招聘。

盖文张很快回复了邮件,他赞同这样的做法,另外给了我笔戈科技在简书的账号密码,让我来创建这个专题。
同时,我也把这个想法跟技术老大说。我们老大是很进步向的,也很赞成这样的做法。

自此,我们开始以团队的名义进行技术文章的产出,一点一点的积累和提升。
截止现在,尽管我们已经转移产出的场地,但是简书上面的 「笔戈 Web Team」,已经有103篇文章。

第一次出省

从大学毕业之后,我和魅族签订了我人生的第一份劳动合同。正式成为了魅族的员工,虽然之前实习的日子都是被当做正式员工来用。但是不同的是,我终于可以领着符合水平的薪水了。

毕业回来正好碰上了 MX5 的发布会,公司需要征集员工志愿者,我就应征了。
于是乎,人生第一次出差,也是这个稚嫩的广东人的第一次出省。

我们订的是动卧票,晚上从广州出发, 第二天就能到北京。
看着地图的定位慢慢的越过广东的边界,心头涌上莫名的一股激动。
记得那天晚上,躺在摇晃的车厢中,闭上眼,脑海晃出了很多画面,一场星际旅行。

然后,打开当时很流行的「足记」,写下了一些胡思乱想。
现在看回去,自己还真像个小孩。

出省

同行的还有几个要好的同事,我们是提前一天到达的。
在空闲的时间,我们相约去了北京的「798艺术区」。
我想,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年轻人,都会爱上这里弥漫着创意以及艺术气息的空气。

798艺术区

第一次出国

在北京回来之后,正好碰上公司的年度旅游。
听一些老员工说「今年开始才有旅游经费的,你碰到好时候了」,比较遗憾的是,那也是唯一一年有旅游经费的。
公司的旅游经费只够短距离玩个三四天左右,以自行组织报销的形式,然后部门的一些土豪君给出一种方案,就是自己多掏腰包,然后一起去泰国玩一转。
听到这方案,心里埋藏已久的射手座的心,再出跳出来作祟。
花光了一年实习的积蓄,跟着土豪同事们去泰国了,那也是我第一次踏出中国的大陆。

泰旅
泰旅

魅玩帮

2015 年 9 月,「笔戈玩」更名「魅玩帮」,明确定位「魅族旗下新品分享平台」,由新的总监接手这个项目,帮团队理了至关重要的一件事:产品要和魅族价值挂钩。

Web 开发组,自然而然也就划分到新总监门下。
这时候我们小组已经从当初的 5 人小团队,增加到 11 人了,
继我们组最后一个实习生之后, 又来了一个测试妹子,后来转运维去了。
然后,又来了一个 NodeJS 的后端,除了帅人品还很好。
然后,又来了一个测试妹子,爱吃爱玩,还会卖萌,我经常说:「你要是瘦了肯定是个美女」。
同时间来的还有一个香港硕士生,做前端开发,人帅,逼格比我还高。
再后来,又来了一个 JAVA 的后端,也是硕士毕业,基础很赞,人很接地气。
最后,再来了一个项目经理。
再加上原来项目整合分配到的一位御用设计师,和一位会卖萌的产品经理。
于是乎,「魅玩帮」团队,从一个实习生团队,慢慢的增长到一个成型的小团队,配置到位。
卖萌产经经常说,她遇到一群聪明的人。

项目重定位之后的一系列工作就是接入魅族用户中心,魅族论坛,Flyme 论坛。
这涉及到跨部门之间的合作,由于技术上是由我一直跟对方沟通的。
后来,老大跟我说:「你参与的比较多,由你来主导这次开发吧」,喜出望外。
随后被打了鸡血一样,事无巨细,从设计、文档、技术方案给理了清楚,再加上一群很棒的伙伴,功能很快就做完了。

随着「魅玩帮」的用户量上升,产品想要一个「消息提醒」的功能。之前的工作给老大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这个任务就被分给我了。
消息系统的开发,也是我觉得工作内做的比较有条理性的工作之一。
经常性,产品想要一个东西,但是并不能完全的描述这个东西的细节,消息提醒也是一样。
开发需要做的是,帮忙缕清整个东西的逻辑和业务,我首先是分析业内的一些成型的产品,例如知乎、简书的消息提醒功能。
通过分析,抽象本质,整理业务功能,写出大概的功能设计,以及实现思路,然后再开会沟通。
经过多次沟通和修改,然后编码实现。
那时候明白了一个道理,一项功能或者一个项目,最费时间和精力的是在前期的沟通和设计上面,编码实现在一个熟练的开发者手上,反而是最简单的事情。
最后内部整理文档,外部输出思路:《消息系统设计与实现》

优秀员工

很快,2015 年过去了。
部门年会在一家酒店吃年夜饭,那是难忘的一天。
那一天,收到了一个肯定,「优秀员工奖」。
是我们技术老大帮忙提名的,记得他年末跟我谈话的时候说的一句:「你是进步最快的,比其他人更靠谱些」。

优秀员工奖

Segmentfault —— 魅族科技开发团队

年后,经过半年的时间,我们组对于技术的积累,以及文笔的熟练度,有了一定的提升。
于是乎,我们开始考虑换一个输出文章的地方。
当时我的想法是,建立一个我们独立的博客站点,但我的只能算作提议,最终还是技术 leader 以他认可的方式行动了:在 Segmentfault 以团队的名义来输出内容。
于是,我们在 SF 建立了专题:「魅族科技开发团队」。
现在回想起来,这的确是一个明智之举,借助更垂直化的社区,可以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关注量,和曝光度。当时魅族内部,还没有以团队名义来对外输出内容,我们做了,而且还做得不错。
同时,以团队为的姿势,也得到了 SF 社区的欢迎。

还记得,曾经连续两个季度入选 Top Writer 之后,均收到社区寄过来的小礼物和卡片,那份激动的心情。
以前也混过想 CNodeJS,V2EX,CSDN 之类的技术社区,但是从来没有遇到一个这么认真的技术社区。能感觉得到 SF 社区的那颗真诚在做社区的心。

我经常说,程序员就像中欧的骑士一样, Fight For Honor。
如果 SF 捉到了这一点,就可以留住更多的优秀产出者,就会吸引更多学习者,然后再反过来哺乳社区,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SF Top Writer

凌晨六点的东岸牌坊

2016 年 3 月份,我接到了一个很酷的工作。
公司预定在 4 月 6 日开一场魅蓝新品发布会,而在发布会之前的预热活动,想搞一个抽奖,送特斯拉。
我们 Web 组提供技术支持,设计以及策划的工作由市场部的其他部门协作完成。
整个项目工期很赶,我们基本实行了临时的 996,加班加点赶工期,那时候很充实。

就在 3 月 23 日上午,我们上线了「406魅蓝发布会」的项目。
上线的前一天晚上大家通宵战到天亮,我们下班打卡的时候,已经连续工作了 29 个小时。

项目上线的前几个小时,太阳刚从东边升起,我们眼睁睁的看着漆黑的夜,渐渐地明亮起来。
珠海的三四月正是潮湿天气,空气中充满了水分子,初升的阳光很弱,还没有足够的能量消散这一层薄雾。
走到办公室的窗前,一副迷人朦胧的景色映入眼帘。
这是,凌晨 6 点钟的东岸牌坊。

东岸牌坊

因为公司动用了大部分的传播渠道来推广这个网站,当天的日 PV 突破 100W,让我激动了很久。
整个项目我负责的不单单只是后端功能的开发,还需要在整个项目上把握进度,那时候能感觉到老大有放权给我们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
这让我们在项目上,进度上,站在更加有责任感的位置思考问题。
技术上比较简单,前端页面提供几个 HTML 页面,服务器使用了阿里云,以及阿里云提供的 MySQL 。
在单元测试上我比较重视,覆盖率 100%。
安全性方面,使用了极验的验证码,绝大程度上避免了恶意的刷码行为。
这一次的项目,让我在做一个高并发、高性能、高稳定、响应速度高要求的项目有了更多的经验。

危机感

本来一切都是很顺利,团队氛围很好,也很有干劲。
加上之前的顺风顺水,我曾以为我能在公司干出一番成绩和事业。
然而开始有了一些不好的变化,4 月份公司发生了一些不开心的事,于是乎,奇怪的味道慢慢蔓延开来,从最初的难以察觉到后面越发刺鼻。
4 月,也正值跳槽旺季,我收到了几个猎头和一些公司的邀请。
由于一个意外,老大知道了,就在这个大家嗅觉都特别敏感的时期。
然后被约去喝咖啡了,我也正好把我所思所虑表达清楚。
我们老大是一个平易近人,也很能理解下属的 leader。
我说,魅玩帮 2.0 在即,我还可以提供一些推动力,最起码 2016 年还会留着,干完该干的事情。
我这样说是给老大承诺,也给自己定心,我知道坚持的美。
其实那时候,尽然有对薪资的不满意,但是对团队的感情,以及产品的感情更胜于此。
噢,不舍的还有珠海安逸的生活。
没有人不在意钱,我也在意。
而大多数人赚钱,也是为了让生活更美好。
但是如果一旦你的生活跟一家公司强关联起来,就没法确保你安逸的生活哪一天不会被毁掉。
同时,你的决定和行动也会受到更加多因素的影响和束缚。

无论怎么样,终究,我的危机感变得比以往更加强烈。

魅玩帮 2.0

魅玩帮尝试了最后一个转型,从「试玩」为主转向「内容输出」为主。
于是,魅玩帮走向了 2.0。
2.0 的功能点很多,需求也很多。
但是对于我来说,技术上早已经轻车熟路,所以问题不大。
大多都是业务,逻辑,API。
值得写的东西也不多。

西山日薄的魅玩帮

经过两年的时间,魅玩帮的模式也玩的差不多了,功能也越发趋于完善,产品也越来越成熟。
但是,我也渐渐地明白,魅玩帮的模式,有一个致命的弱点,没有直接的盈利模式。
它的影响力,是附属在魅族品牌下的,只能是营销上的一个辅助性工具,就算我们技术上把项目做得再精,再出色。
没有发现盈利点,就没能够在内部提高我们的不可割舍性,最直接的影响也就是我们的待遇和福利。
我们没有给公司创造收入,那么我们的工资就像是在烧钱。(实际上,我们内部接的营销项目,也是间接帮公司省掉外包的支出)
在年末,上层决定要把「魅玩帮」并入到「魅族社区」,我渐渐的意识到我们做了两年多的产品已经西山日薄了。

我也发现,这时候离开,是对团队的影响最小的时候。

成长

从大学实习开始,直到毕业之后的一年半,已经在魅族度过了两年零三个月。
在这里经历过很多的第一次,也认识了很棒很聪明的朋友和同事,从他们身上看到,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在这里,我的生活和工作是融合在一起的,但却没有一丝的违和感,融合的那么自然,有机。
团队的大家除了是同事,还是一群好朋友,好基友。
而技术老大,两年了,也像师傅一样,从最初的手把手教,到后面的信任,放手。
慢慢的,忽然意识到,是时候出师了。

在这里锻炼的不单单只有技术,
还有做人、做事的道理,
还有职场上处事的道理,
还有眼界和认识,
还有思维方式,思考方法
等等……

是的,感谢魅族。
今天,我毕业了,从魅族。

夏天

魅族,诞生在一个南方的海滨城市——珠海。
这里一年中似乎只有夏天与冬天,秋天和春天短到以至于你感觉不到他们来过。
魅族科技楼的前面,立着一颗树。
我依然清晰的记得,那一年,我来的时候,它满载绿油油的叶子。
在阳光下,温暖且湿润的风吹过,叶子唰唰的响,切出无数缕光束,打到我的脸上。

夏天